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衡阳男子家暴22年 曾用汽枪贴着妻子大腿开枪

  • 娄底在线
楼主回复
头像装饰卡
  • 阅读:41901
  • 回复:0
  • 发表于:2013/8/30 5:02:28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娄底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12年前,手被汽枪托打的伤口至今还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



“一月一小打,半年一大打,一年一暴打,”枪击火烧钳砸……

文、图:今日女报首席记者 谭里和

这是一个堪称残忍的家庭暴力案例。一对在深山林场驻点的夫妻,丈夫经常在深更半夜,毫无征兆时,向羸弱的妻子实施家庭暴力。最令人发指的一次,丈夫在深夜用枪托先把妻子的手打断,再用枪口贴着妻子的大腿开枪,直到第二天趁丈夫午睡,她才逃出山林,在山下村民的帮助下得以到医院治疗。

“一月一小打,半年一大打,一年一特打。”如此惊魂未定的婚姻生活,居然持续了22年。今年5月24日,这位妻子的头被打得血喷后,在亲人的陪同下,终于走进了衡阳市南岳区人民法院。

“我们在了解到她的遭遇后很震惊,问她为什么这个时候才选择拿起法律武器。她说,她之所以忍是为了等儿子长大成人,现在,已经上大学的儿子也支持她离婚,她才下了决心。”7月10日,调解该案例的主办法官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时也唏嘘不已。

丈夫让她恐惧的一面

6月26日上午,衡阳市南岳区人民法院,41岁的肖兰从审判员手中接过《民事调解书》后,反复问审判员:“这样我就算跟他离婚了,跟他以后没有任何关系了是吗?”得到审判员的肯定答复后,肖兰有些激动,开始拨打关心她的亲人电话,亲人们在得知肖兰离婚后,在给予安慰的同时也纷纷表示“祝贺”。

7月10日下午,在肖兰如今寄住的哥哥家里,刚刚获得自由的肖兰说起这段常人无法忍受的22年家庭暴力,数度潸然泪下。

整个采访过程,肖兰甚至连前夫的名字都不愿意提,一直用“他”代替。“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又承受了什么?这段失败的婚姻又会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启示呢?

肖兰是常德汉寿人,认识彭辉非常偶然。

“我18岁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肖兰说,由于唯一的哥哥在衡阳工作,在衡阳南岳某医院上班的嫂嫂刚生小孩,为了帮助照顾孩子,肖兰从老家汉寿来到了南岳。

在南岳1年多后,20岁的肖兰经人介绍认识了彭辉,彭辉是衡阳某林场的一名工人。

彭辉给肖兰的第一印象是,其貌不扬,人也比较矮小。“说实话,我当时确实是比较犹豫的。”但是介绍人立马向肖兰介绍了彭辉的许多优点:“他外表虽然不及你,书也没有读你多,但是他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打牌不抽烟不喝酒,工作积极为人老实。是个居家的好男人。”

“那个年代,一个农村的女孩并没有太多的选择。”肖兰说,认识彭辉一年后,彭辉来到汉寿跟她的家人提亲,1992年9月1日,两人办理了结婚手续。

结婚后,肖兰才意识到,这个工作兢兢业业,每年获得林场先进工作者的丈夫,外表老实、从不与人争执的男人,其实有着让她感到完全陌生的一面。

这个身材矮小的男人,几乎想掌控她的一切。彭辉从不让肖兰管理家里的钱,就是一年中少有的一两次回常德老家,彭辉给肖兰准备的也只有车费。“他从来没有给我父母买过任何东西。”如果说这还只能说明彭辉是个把钱看得紧的男人,那么彭辉的另一面,就让肖兰有些不安和恐惧了。

彭辉不允许肖兰跟任何异性接触。让肖兰记忆深刻也惨痛的一次,是她怀孕6个多月的一天晚上。

那时候普通的家庭都没有电视机,晚上夫妻俩去别人家看电视消遣。看完电视回家后,肖兰发现彭辉的脸色完全不对。“他说在看电视的时候,有个男的摸了我的脚,我却没有反抗。他问我是不是跟这个男的有什么关系。”听彭辉这么一说,肖兰感到懵了。见肖兰不承认,彭辉居然不顾妻子有身孕,点燃打火机,像烧烤一样烤,直到双手起了血泡才停止。而这残忍的手段,仅仅是这场持续了22年的家庭暴力的一个开始。

山林里的“枪击家暴”

肖兰其实很清楚,一个即将为人父的丈夫,在她身怀六甲的时候居然用如此残忍的方式相待,接下来的日子,离幸福肯定会很遥远。肖兰意识到这是一个让她心理恐惧的丈夫,可远没有想到,彭辉的性格,如此难以琢磨,而他更像一枚潜伏在她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爆炸,而受伤的人,永远是她。

1994年7月,肖兰生下一名男孩。肖兰发现,丈夫彭辉很爱孩子。“他特意请来林场的领导,给儿子取了一个名字,很有诗意。我开始还抱有奢望,他的性格或许会随着儿子的出生有改变。”可是,紧接下来的一件事,让肖兰绝望了。

还在肖兰坐月子的时候,彭辉居然莫名其妙的怀疑她有外遇。

有一天,彭辉的妹夫到家来做客,吃完晚饭后住在隔壁。睡到半夜,彭辉把正在熟睡的肖兰打醒。“他问我有没有听到敲门的声音,我说没有啊。他突然冲我大骂:‘幸好我今天回来了,你看我在家你都不老实,何况我去巡山不在家呢。’”肖兰彻底懵了,“我现在还在坐月子,你怎么想到这个呢。”

为了减少丈夫无端的猜忌和怀疑,从此以后,只要彭辉去山上过夜,肖兰就把婆婆请来,“不但让婆婆在家里过夜,而是要求同睡一张床。”让人无法想象的是,这样的生活状态,一直持续到肖兰离婚前。

不过,哪怕肖兰是如此小心翼翼,依然无法消除彭辉的心病。

1997年,彭辉对肖兰说,林场需要临时工,他已经给她报了名。当时孩子还小,肖兰还有些顾虑,不过更顾虑的是,以后在林场工作,就基本上住在山上驻点里,前无村后无店,一旦彭辉脾气大发,连个劝架的人都没有。不过,最终肖兰还是说服了自己,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和工作,以后也就跟外面隔绝了来往,丈夫总不会没有任何理由就对自己动手。思考再三,肖兰接受了这份林场临时工的工作。

两人住在一个林场的驻点,方圆几里之内只有两个人。肖兰和彭辉的工作每天就是巡山。不过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经常是一件小事,甚至一个电话,肖兰便会招来一次暴打。

“他打我,每次选择都是在深夜,有时我在睡觉,他突然就掐住我的脖子。直到打的精疲力竭才停手。如果反抗,后果更加不堪设想。”说起丈夫彭辉对自己的家庭暴力,肖兰已经没有了眼泪:“眼泪,已经完全流干了。”

不过,提起那次最凶残的“枪击家暴”,肖兰说话的语气在微微颤抖。

那是2001年的一天,林场的一个领导到驻点来检查工作,中午就在驻点吃饭,做饭的时候,没有水了。“我叫他去挑水回来,我准备做饭。”肖兰回忆,“当时吃饭的时候,看不出有任何的不正常,他一直陪领导喝茶聊天。”

当天下午,彭辉还去巡山。“晚上,吃完饭,他把门关上后,说,现在开始算账了。”还没等肖兰回过神来,彭辉居然手里拿起了一把汽枪。

“他当时逼我说跟领导是什么关系?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后来肖兰才明白,彭辉认为肖兰叫他去跳水,是故意支开他。面对彭辉的无理逼问,肖兰死不承认。见逼问达不到效果。彭辉举起汽枪枪托朝肖兰砸去,“我本能地用手去挡,骨头咔嚓一声,被打断了。”见肖兰还是不承认,已经失去理智的彭辉居然把铅弹上膛后,枪口贴着肖兰的大腿扣动了扳机。枪响后,子弹直接打进了肖兰的大腿,肖兰疼的撕心裂肺。由于山林里只有夫妻俩,当肖兰哀求彭辉送她去医院时,彭辉不但拒绝而且阻止浑身是血的妻子自己下山。

直到第二天中午,彭辉吃完饭午睡后,肖兰才悄悄逃离了驻点。好心的农民听说她的遭遇后,借了20元钱给她搭车才来到医院。

“我在医院住了15天,林场领导听说后来看望了我,而他一直没有来过医院,甚至没有一句关心的话。”让人无法想象的是,纵然受到这样血腥的家庭暴力,肖兰还是选择了沉默,“我从来没有想到去报警。”

一朝梦醒已是受屈22年

肖兰向法院法官陈述,在她跟彭辉的22年婚姻中,几乎是“一月一小打,半年一大打,一年一特打”。唯有的例外,是儿子上高中的三年。

“儿子上初三时,我被打得遍体鳞伤后,在儿子的苦劝下,他歇了三年。”肖兰说,也许是担心上高中的儿子即将考大学,怕儿子受到影响。其实,在彭辉对肖兰无数次的家庭暴力之下,儿子已经受到了影响。“儿子经常对我说,在学校读书,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爸爸打妈妈。”而这种担心,直接导致了儿子的成绩下滑。

“以前的时候,我儿子的成绩一直非常优秀,渐渐懂事后,成绩就反而不行了。高考也失利,只上了专科线。”说起儿子,肖兰再也压抑不住泪水。如今,肖兰的儿子在衡阳上大学。每次打电话,都是悄悄问,“爸爸有没有打你?”

“我至今都找不到任何原因,他怎么总是这样无端的打我,而且,每次都是往死里打。”肖兰说,彭辉的性格,一度实在无法让她想通,他工作表现的非常好,对家里的母亲很孝顺,从没有碰过儿子。后来她渐渐想明白,彭辉是极度自卑,怕失去她。不过肖兰说,为了让这个家不散,她多次跟丈夫做工作,表达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态度,却依然无法打消彭辉的顾虑。

“他对我极不信任,总觉得我会害他”。让肖兰感到不可思议的是,由于常年在山林里工作,彭辉的胃经常疼,“他怀疑我在饭菜里下毒。”没少挨打,为此,肖兰到处寻医找药,终于把彭辉的胃病治好。

有一次,彭辉骑摩托车下山的时候,摩托车出故障。彭辉怀疑是肖兰在摩托车上做了手脚,想摔死他,又是暴打一顿。

今年5月24日,因为一言不合,肖兰再次遭遇了一次血腥的家庭暴力。“他抄起一把火钳,连续猛打我的头,血喷射而出。”彭辉把肖兰打的不省人事后,居然扬长而去。目击者打120把肖兰送往南华大学三医院。经过诊断,肖兰为“脑震荡、头皮裂伤、头皮血肿”。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

再一次的血淋淋家暴,终于让肖兰下了离婚决心。“我跟儿子沟通了这个想法,没想到,他也赞同我,他说他现在长大了,以后的事情要我不要担心,一定会对我很孝顺。”再次提起儿子,肖兰抱头痛哭了起来。

5月29日,对于肖兰来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一早,肖兰在亲属的陪同下,来到了南岳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

出乎肖兰意料的是,法院居然有相当多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南岳有一个男人用汽枪打老婆的事情。

“一般情况下,对于初次闹到法院要求离婚的,我们不会马上判决离婚。很多的时候,离婚是一方的一时冲动,做做工作,要他们回去认真考虑一下,有的婚姻就挽救了。但是,肖兰的遭遇,就完全不一样。”南岳区主办该案的法官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说。

“这个案例,首先是男方家暴的方式相当残忍,而且时间漫长,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如果女方要追究的话,男方是构成了刑事犯罪的。”该法官说。可让法官感到意外的是,当通知彭辉赶到法院后,虽然承认肖兰控诉的所有家庭暴力事实,彭辉居然说:“我确实打了她,可她有什么理由要跟我离婚呢?”让彭辉更想不通的是,动员儿子回来做妈妈的工作,儿子居然支持母亲的离婚请求。

6月26日,经南岳区人民法院调解,彭辉和肖兰签订了离婚协议。而就在签协议之前,肖兰放弃了所有财产,“我只要我的自由!”

(文中当事人均系化名)

记者手记

在记者近10年的新闻从业经历中,采访过的家庭暴力事件少说也有几十起,但是,本案中,男当事人对妻子如此长时间的近乎凶残的施暴,还是极为罕见。记者在采访时,连主办法官都数次用到“令人发指”这个词。

湖南妇女儿童法律援助公益行动律师团律师杨智分析该案后认为,经常实施家庭暴力的一方,通常有心理问题,本文中的彭辉就表现的极为典型,他自卑多疑喜欢猜忌。女主人公忍受如此之久,除了她的传统思想,更多的是母爱。虽说传统是美德,但如果这种传统美德得不到对方认可,并成为对方伤害其理由时,女人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选择离婚,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这是最好的寻求解脱和自由的一种方式。

杨智告诉记者,其实根据女方的控诉,本案中彭辉已经多次构成刑事犯罪,但是女主人公为了息事宁人,还是选择了只要求离婚,甚至净身出户,不追究对方的责任,这一方面说明了女方确实羸弱,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女方受到的伤害之深——为了离婚,什么都可以接受!

如今,遭受家庭暴力的女性,其实有多种渠道和方式保护自己。而在抗击家暴的方面,湖南一直走在前列。

记者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了解到,早在4年前,我省就通过了《关于加强对家庭暴力受害妇女司法保护的指导意见》,该意见从7个方面对家庭暴力受害妇女的司法保护进行了积极探索。

目前,我省所有的基层派出所100%设立了反家暴报警点,所有的家庭暴力报警也都将录入执法办案系统。希望受到家庭暴力的家庭成员勇敢站起来,对家暴坚决说不。